《和平精英》成新晋“顶流”ip:“王者荣耀”后下一个现金奶牛?

王者荣耀 10 0

文 | 樱木滑倒

移动吃鸡产物成为继《王者荣耀》之后移动电竞领域的“顶流IP”,早已是行业的心照不宣。现在看来,腾讯的《和平精英》算是拿下了最后的胜利。

2019年5月,《和平精英》的正式降生伴随着一句在玩家群体广为流传的段子:“始于荒原,忠于刺激,败于和平。”颇为戏谑的段子印证了彼时不得不基于国情作出“阉割”的游戏内核,也让玩家们对这部兼容了腾讯系两部吃鸡手游的产物保持张望态度。

2020年11月,2020和平精英国际冠军杯(PEC)竞演现场,来自世界各地的15支顶尖队伍中降生了一支冠军队伍——来自PEL的NV-XQF,他们将拿到500万的奖金。迪丽热巴、华晨宇、王一博、杨逾越四位代言人也在当晚引起一波舆论发酵。只管相较于其他如kpl的电竞赛事,PEC稍显青涩,但在短短一年时间,《和平精英》IP已然完成了一场崭新的移动IP的电竞之旅。

2020年腾讯q3财报数据显示:第三季度网络游戏营业总收入达到了414.22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进了45%,其中手游营业延续三季度增速超60%,增进主要由包罗《和平精英》及《王者荣耀》在内的海内及外洋智能手机游戏的收入增进所推动。

而《和平精英》的绝尘之势早在更早些时候便已经显露:疫情时代,据Sensor Tower宣布的2020年2、3月全球移动游戏收入Top10榜单:《和平精英》及其外洋版延续两个月刷新收入纪录,3月该游戏全球流水跨越2.32亿美元,《王者荣耀》及其外洋版则位于厥后,3月全球流水达1.12亿美元。《和平精英》的动员力不言而喻。

从降生之初饱受争议,到不停自我修正与IP开发,现在的2020和平精英国际冠军杯彰显着伟大影响力,一起走来,《和平精英》并非一起平展,却也成为一个很好的参照范本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一个移动竞技IP若何完成从生计土壤到文化土壤的进阶?

从版号逆境到“优化”难题,一起跑进“决赛圈”的《和平精英》

2017年,随着《绝地求生PUBG》在海内外制造了大逃杀的征象级浪潮,中国玩家也最先彰显出伟大潜力,包罗腾讯在内、小米、网易陆续入局“吃鸡战场”。

转眼间,在海内迎来版号隆冬之前,幸运拿到版号的《名誉使命》、《小米枪战》、《终结者2:审判日》已经在产物竞争中陆续退出“主战场”,而跑进“决赛圈”的网易《荒原行动》、腾讯《刺激战场》则一个专注外洋市场,重娱乐轻竞技;另一个因迟迟拿不到版号而推迟商业化门路,并在后续被“兼容”,成为了2019年“初入江湖”的《和平精英》。

拿到版号化身为《和平精英》的吃鸡游戏,也同步开启了堂堂正正的商业化之旅。据Sensor Tower统计:在《和平精英》上线的三天内,中国App Store用户在iOS版上破费了1400多万美元(约合9550万元),平均逐日约破费470万美元(约合3206万元),创下iOS平台吸金速率最快战术竞技手游的纪录。

而在统一时期,iOS平台的《PUBG Mobile》的总收入约为220万美元,这意味着,《和平精英》iOS版的总收入约为“大逃杀原”生IP衍生手游《PUBG Mobile》的6倍。

不到两年时间,《和平精英》战绩一片飘红,而成为移动吃鸡领域的“霸主”并非一帆风顺。“大逃杀”的靠山设定显然不相符社会主义焦点价值观,乘着广电总局对游戏内容的羁系风暴,在最初的改版优化下,《和平精英》的玩家体验被大大压缩。

王者荣耀:为什么匹配还玩满熟练度的英雄?岂非是找存在感么

不知道大家平时有没有习惯去玩匹配模式,在王者荣耀这款游戏里,匹配模式几乎是一个被默认为练英雄的地方,因为匹配模式的输赢不...

于是玩家们能够在初期的《刺激战场》看到,“大吉大利,今晚吃鸡”变成了“勇者偕行,为了和平”、红色的血变成了相符焦点价值观的绿色、被击中的选手镌汰后手捧骨灰盒挥手Say goodbye的诡异画面、跑毒圈变成了跑信号区、印有正能量口号的条幅随处可见等等,难免让玩家大惊失色。

只管在后期的优化中,被击杀的玩家已经不会再“殒命招手”,胜利界面也变成了更贴近吃鸡的“大吉大利,和平精英”,但难免让人在有些一言难尽的游戏体验中对焦点价值发生嫌疑。

总而言之,一起“跑毒”的《和平精英》在被动履历了版号隆冬的商业化推迟,与有关焦点价值的审查后,无论是疫情时代延续两个月刷新收入纪录,3个月流水破2.23亿元,照样动员腾讯游戏环比增进等,《和平精英》最先不停彰显着自己在腾讯游戏版图中的主要身份。

关于腾讯2020第三季度另有一组辅助数据:凭据Sensor Tower数据,2020年8月腾讯《PUBG Mobile》和《和平精英》全球吸金2.21亿美元,较2019年8月增进25.5%,连任全球手游收入榜冠军。其中,中国玩家孝敬了59%的收入,美国和日本玩家划分孝敬9.5%和5.2%。《王者荣耀》则以2.04亿美元位居榜单第二。《和平精英》不仅跑进了吃鸡战场的“决赛圈”,也稳步奔跑在腾讯游戏板块的吸金力赛道上。

从氪金生态到电竞出圈,《和平精英》凭何“称王”?

吃鸡类手游一直吸金力不俗。凭据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,《荒原行动》在2018年整年缔造了4.65亿美元(约合31.4亿人民币)的总收入,并在2018年成为整年中国出海游戏中显示最好的游戏——快要80%的收入由日本玩家孝敬,每位玩家平均消费370美元。而《刺激战场》的国际版本《PUBG Mobile》自开启用户付费以来不到200天的时间内付费总流水就跨越了1亿美元。

在耕作移动电竞土壤上,头部玩家们也都早早开启了结构动作。2018年,《刺激战场》在迪拜举办了首个国际性赛事,来自全球6大赛区(欧洲、亚洲、北美、南美、日韩和中国)的20家俱乐部进行了为期3天的争取,总奖金60万美元。据ESPN报道:这场PMSC共吸引了全球近6000万的线上观众,而就连电竞文化相对微弱的中东地区,现场也先后迎来了近5000名观众。

从2019年5月公布电竞生态基础设计,到2019年10月正式启动和平精英职业联赛(PEL),再到现在的PEC以及即将最先的全球总决赛,《和平精英》作为后来者实现了跃进。PEL2020 S3赛季的总奖金已高达2100万,是海内现在单赛季奖金最高的电子竞技职业联赛。

据报道称:未来,腾讯电竞将会投入两亿元给《和平精英》电竞,一方面刺激俱乐部继续生长高水平赛训,另一方面意图用奖金来培育俱乐部生态,让俱乐部可以获得可连续的生长动力。

在电竞生态之外,《和平精英》同其他热门游戏IP相仿,在游戏内的玩法、商城流动联动之外,还将推出衍生内容,包罗《和平精英》四人小队官方角色系列动画短片、《和平精英》漫画作品等等,并将和《毒液2》联动。

而包罗邀请到迪丽热巴、华晨宇、王一博、杨逾越四位明星作为代言人,也印证了这一IP想要实现圈层扩张的刻意,近年来,电竞市场的火热催生了不在少数的相关题材影视作品的降生,作为一类圈层文化,借助明星代言人的影响力实现破圈是合理行动。

关于《和平精英》从游戏出圈到电竞生态的结构,我们可以睁开无数种想象力,而现阶段来看,它更主要的意义或许是,率领战术竞技类移动电竞IP跨入了新的阶段,在不停探索IP商业化及电竞生态化的门路上,不停自我修正并进行状弹药填充。

标签: #王者荣耀 #绝地求生 #移动端推塔类 #和平精英 #腾讯 #电子竞技 #娱乐独角兽 #娱乐